有药企又被医药代表起诉,三次都是这个原因……

据外媒报道,前太阳制药医药代表 Jeannine Umpleby 已对公司提起反击诉讼,声称她因投诉地区经理向医生不当发放样品,而被公司解雇。

经过是这样的,法庭文件称, 2019 年 7 月和 9 月,这位女医药代表接到两个医生办公室的电话,均表示收到了太阳制药地区经理的一批样品,该代表认为这违反了美国 FDA 的规定,于是向公司上级主管报告了这起事件。

大咪这里简单说下,按照 FDA 的处方药推广样品要求,药企必须收到执业医师的书面请求才能提供样品,而且需要回收医生的书面收据,否则就是违规促销。

该医药代表称,第一次事件后,她被告知该地区经理已被公司批评,当第二次样品事件发生后,她再次上报,但公司未予理会,接下来,自己先被要求调岗出该地区经理团队,后因为拒绝这个要求,今年 3 月份被公司解雇。

她在起诉书中说,公司给她的解雇原因是“据称存在基于里程的虚假拜访”,而该司没有任何医药代表的拜访活动或里程报告受到过审计,她认为解雇的真正原因是她上报了一线主管存在不当推广行为。

昨天(当地时间 7 月 13 日),太阳制药对此回应,否认她被解雇的原因是因为向公司上报了违反 FDA 的规定。

一年遭遇三次员工起诉,原因都是这个!

对于太阳制药来说,一年来类似的反击诉讼已经是第三起,他们都认为是因为反对公司超适应症推广而被解雇,此前大咪均有过分享,简单回顾一下:

2019 年 7 月,太阳制药一名前医药代表提起反击诉讼,声称因为回避超适应症推广而被解雇。

2019 年 11 月 5 日,太阳制药一名前全国客户总监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向公司发起反击诉讼,声称因反对超适应症推广而被解雇。

而据外媒记录,至少在阿拉巴马、华盛顿、佛罗里达这三个州对太阳制药进行过调查,均因为不当发放样品,在阿拉巴马州,该司支付了 2.1 万美元的罚款。

虽然这类违规行为也许是孤立的事件,但可能影响到公司的发展,这种违规行为容易引起其他州监管机构的注意,从而在全美引发更多的审查。

此前大咪曾和小伙伴们聊过这个话题,超适应症用药比较常见,毕竟临床诊疗需求在那儿,现实中,药品新适应症和新用法用量的审批也滞后于临床实践。

对于我们医药代表需要知道的是,FDA 对药企超适应症推广有严格的控制,一旦查实,企业是要被重罚的,不少大药企在这上面栽过跟头,罚款动辄数十亿美元,名单就不一一列举了,仅最近的例子说一个吧。

去年 11 月,一名女医药代表在对前东家渤健(Biogen)公司的反击诉讼中,就赢得了西雅图联邦陪审图的支持,获赔近 600 万美元,起诉的原因就是,她拒绝执行超适应症推广而被公司解雇。

我们作为代表需要了解的一点是,FDA 对于医生超适应症使用是不做监管的,诊疗的事情是由医生协会或医患双方来决定。

所以不要看临床医生可以交流或者超适应症用药就觉得自己也可以做,你和医生的角色不同,如同别人的女友你不能随便调戏,那超出了你的范围。

当然了,现实中有些事情不方便这里公开说,遇事自己拿主意吧。

屋漏偏逢连夜雨,疫情冲击多家印度药企

太阳药业是全球知名的仿制药公司,也是印度顶级的制药企业,在 2019 年印度药企销售榜排名第一,不过,最近这家药企有点点背儿。

除了前面提到的多起诉讼和调查,上个月,太阳制药在美国数十个州提起的诉讼中被点名,该诉讼对一宗涉嫌串谋操纵仿制药价格的案件进行了数年的调查,此前已有多家药企卷入。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本月初,太阳制药近 20 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阳性,150 名左右员工被隔离,达德拉·纳加尔哈维利地区管理机构向该司发布了关闭通知,目前该地工厂已经停产。

不过,因此被关厂的印度药企并不止太阳制药一家,本月 12 日,印度五大药企之一的鲁宾制药也关闭了生产结核病药物的工厂,原因是至少有 17 个员工 COVID-19 检测阳性。

按照印度联邦卫生部数据,昨日印度累计报告了 906752 例确诊病例,新增 28498 例,仅次于巴西和美国,位居世界第三。

大咪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