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出售在华最大工厂及贺普丁,下一个是啥?

今日业界重磅消息:GSK中国下属苏州工厂及持有的产品贺普丁将以2.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复星医药!

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复星医药在上交所发布《关于通过股权转让新增药品品种及相关生产设施的公告》,说明控股子公司重庆药友制药拟以不超过2.5亿元受让葛兰素史克制药(苏州)有限公司(GSK苏州工厂)100%股权;如股权转让完成,复星医药将通过GSK苏州工厂持有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拉米夫定片(规格:0.1g)的药品注册批件及其生产设施的生产许可证、GMP 证书等。

今日,GSK新兴市场高级副总裁暨中国代理总经理 Fabio Landazabal 也向员工宣布了这个消息,表示此次苏州生产工厂和中国贺普丁(Heptodin)品牌的转让,旨在整合GSK的供应链网络,使可以在中国更关注创新药物和疫苗。

葛兰素史克中国肝炎业务部现在由孙蕾负责,她也算是GSK肝炎业务部的老人了,今年5月9日,刚从肝炎市场部负责人晋升为肝炎业务部负责人(见MRCLUB历史消息:GSK朱宁将加入礼来:入行医药代表,去年升任副总裁)。

曾经辉煌的贺普丁和苏州工厂

贺普丁在GSK中国曾经一度辉煌无比,大咪给MRCLUB的小伙伴们简单介绍下。

贺普丁是WHO基本药物清单里的药物,作为治疗乙肝的主要药物被广泛使用,它于1989年由加拿大 Biochem 公司研制,次年 Biochem 把全球开发权转让给 GSK 的前身葛兰素威康公司,1995年11月17日美国FDA批准拉米夫定与齐多夫定联合治疗艾滋病晚期患者,此后开展治疗乙肝临床试验,成为国际治疗乙肝的主要药物,并于1998年同时被美国FDA和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

始建于1998年的葛兰素史克制药(苏州)有限公司(GSK苏州工厂)即主要为贺普丁本地化生产所建,当时是苏州市政府的重大项目之一,当时叫葛兰素威康(苏州)制药有限公司(GWPL),由GSK的前身葛兰素威康公司在苏州工业园区投入12亿元巨资建设,据媒体报道,是该司全球投资额最大、标准最高、规模最大的药品生产基地,自2001年1月起,贺普丁由进口改为在中国生产。

大家都知道,我们是乙肝大国,20年前,贺普丁进入中国后,迅速普及为临床治疗乙肝常用药,遥想十年之前,葛兰素史克的肝炎业务部是GSK中国最大的业务部门,员工高达七八百人,业务收入占GSK中国总收入的近乎一半,现任GSK中国区疫苗总经理齐欣和肝炎业务部负责人孙蕾当时都在这个BU,齐欣还曾担任肝炎业务部总经理,此是题外话,就不多提了。

两年前已逐步关停苏州工厂

对一些工厂和研发中心关闭也是GSK优化全球资产组合战略的一部分。

2017年8月3日,GSK关闭张江全球研发中心,这家研发中心始建于2007年,以中枢神经系统研发为主,是GSK全球第三大研发中心。

同年9月份,GSK又决定整合在中国的处方药生产基地,宣布位于天津的处方药生产工厂将成为GSK在中国主要的口服固体制剂生产工厂,而苏州工厂将逐步关闭,贺普丁的生产逐步转移至天津工厂,将万托林气雾剂和复达欣的分包装转移至原生产地,即位于澳大利亚和意大利的工厂,在转移完成前,苏州工厂的生产仍然继续。

当时,贺普丁生产的转移计划用两年时间,目前看来已经完成。

而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的上海葛兰素史克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工厂,也于2017年年底前停产关闭,这个工厂的历史更久些,始建于1995年,主要是人用疫苗研究,开发和生产。

延伸阅读:

后贺普丁时代的乙肝市场

随着其他跨国药企纷纷进军咱们国内乙肝市场,以及2006年9月贺普丁全球专利到期,在那个时候,乙肝药市场开始拼抢激烈,施贵宝博路定(恩替卡韦)和诺华公司素比伏(替比夫定)也都在国内上市,更别说中国国内药企的诸多仿制药产品了。

近年来,随着价格的下降以及同类产品的增多,乙肝市场早已不再是高价值疾病领域,4+7更是给了这个市场重锤一击,恩替卡韦降价90%,时过境迁,原来乙肝药利润很高,现在白菜价!

即便如此,因为拉米夫定未在第一批4+7目录内,在华销售依然惊人,据复星医药公告,2018年,GSK贺普丁(规格:0.1g 拉米夫定片)于中国境内的销售额约为人民币42,235万元(未经审计)。

而如今第二批4+7即将开启,业界普遍认为拉米夫定会列入其中。

在肝病市场,不止GSK,其他跨国药企也在优化在华资产,诺华的素比伏已于去年交由迈蓝推广,原推广人员也转做来适可和佳维乐去了(见MRCLUB历史消息:迈兰收购诺华重磅药品素比伏!已组建中国推广团队)。

从这点来说,GSK放弃贺普丁也是最佳选择,就像 Fabio 说的,可以更专注于其他创新药物和疫苗。

剥离贺普丁后的GSK肝炎业务

虽然GSK放弃贺普丁看上去是最佳选择,但放弃了贺普丁的GSK肝炎团队更显单薄。

此前GSK中国肝炎产品业务组合早已由贺普丁转向以韦瑞德(Viread)为主导,这个品种也是当时吉利德未进中国,授权给GSK销售的产品,目前吉利德在中国势头正猛,在4+7及目前医保谈判的情况下,GSK手中的韦瑞德的市场前景并不乐观。

除了市场前景,最为 GSK 肝炎业务部的小伙伴们关注的是岗位问题,在此次出售前一个月,业内就已经有肝炎团队将裁减人员的消息流出,目前尘埃已定,贺普丁出售,短期并没有肝炎新药补充,肝炎人员是否需要重新配置,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消息。

葛兰素史克首席执行官 Emma Walmsley 自2017年3月份上任以来,就表现出试图重塑这家英国最大的制药公司的意愿,此后一系列的举措可以看到,一直在对原有的产品组合做优化转型,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哪个产品将成为贺普丁之后的下一个,据业界传闻,也许八月份会见分晓。

大咪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