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胜调任默沙东韩国总经理,工会投诉公司管理层……

近日高管调动频繁,今晚介绍的这位业界人物很多默沙东的小伙伴可能比较熟悉。

今日,默沙东韩国公司宣布,默沙东泰国总经理 Kevin Peters 将成为默沙东韩国公司首席执行官,自 11 月 1 日起生效。

Kevin Peters 的中文名叫毕胜,他曾任默沙东中国副总裁、首席市场营销官,在默沙东中国任职期间,除了负责市场和战略,还曾同时领导过麻醉事业部和疫苗事业部。

毕胜有着近三十年的医药营销和管理经验,他于 1991 年毕业于英国纽卡斯尔大学,之后就进入法国罗纳普朗克公司做医药代表,说句题外话,这家药企进入中国市场也比较早,后来在 1999 年和德国赫司特合并成安万特,2014 年,安万特并入赛诺菲。

1997 年,毕胜离开罗纳普朗克加入默沙东英国公司,曾任默沙东英国免疫业务负责人、默沙东欧洲品牌多元化营销负责人、默沙东免疫业务全球商业负责人等职务。

自 2016 年起,毕胜调任默沙东中国,担任默沙东中国市场与战略副总裁,2018 年 5 月,毕胜调任默沙东泰国公司担任总经理。

默沙东韩国工会投诉管理层

上周,大咪在《辉瑞韩国员工补偿金确定,默沙东员工强烈关注中……》曾提到,默沙东韩国公司的工会已向媒体表示,在默沙东分拆欧加农,宣布调到新公司员工的名单时,他们也会像辉瑞韩国公司一样,和默沙东韩国公司就补偿金额进行谈判。

本周一,据韩国媒体报道,默沙东韩国工会称,该司未经医生同意收集医生信息,违反了《个人信息保护法》。

实际上,自去年默沙东韩国公司推出自我保证计划(SAP),记录医生会议谈话之后,工会的这个批评就出现了。

去年大咪曾和小伙伴们分享过,这个计划源于 2018 年韩国监管机构允许药企保留向医生和药师提供的所有“经济补助”的记录,因此默沙东韩国推出了这个计划,以检查其医药代表是否合规。

据当时韩国媒体报道,默沙东韩国公司会对 5~25 人的小型产品推广会以 5% 的比例随机抽取,通过第三方机构进行监测,应该相当于咱们国内的小会飞检。

该项目不仅监控默沙东员工,而且在产品推广会上记录了所有医生和默沙东员工的对话,这也引起了医生们的愤怒。

在受到员工的抱怨后,这个计划在 2019 年 6、7 月份进行了对员工建议的征集听取,并于 7 月 29 日发布了新的改进方案。

然而,默沙东韩国工会表示,管理层所谓的收集建议仅仅是作秀,在目前的改进方案下,员工仍然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维持原来的监控计划。

原来,所谓的改进方案提供了两种选择,要嘛维持原来的监控计划,要嘛暂停产品推广会,工会认为,取消产品推广会意味着医药代表失去了推广药品的工具,这实际上迫使医药代表只能选择继续维持原监控计划,公司实际上并没有改善这种状况的意愿。

所以,默沙东韩国公司劳工和公司的这项冲突不是现在才有的,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

时间过去一年,现在这一次,默沙东韩国工会向管理层提交了一份正式的投诉,详细列举了默沙东在自我保证计划(SAP)和 MSDonline 网站在运营过程中侵犯医生隐私的例子,而默沙东韩国公司表示,已经和第三方法律公司合作,对这些指控进行审查。

此次工会还提到更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自我保证计划的范围从 5 名医生以上的会议扩展到两名及以上的医生会议都要飞检,在会议前 45 分钟通知到医药代表和医生,飞检人员记录会议交流内容,公司内部还要求保留医生签到表,强制员工在网站和报销时上传签到表。

按照工会的说法,公司收集医生的会议签名信息时没有征得他们的同意,并且,第三方飞检人员记录交流内容和拍摄签到表,这可能是非法的,工会已经向韩国信息安全局(KISA)咨询是否合法。

据韩国信息安全局反馈,如果药企供应商第三方协议中引用了签到表里的个人信息照片,这一行为并不违法,但是,第三方公司必须以公开的书面形式给予通知,否则就是违法的。

另外,工会还指出 MSDonline 网站注册时的条款也有侵犯个人隐私之嫌,这种服务协议中又包含着隐私收集条款的做法是一种“强制”行为,未尽到明确说明和告知义务,未取得医生明确授权。

看到这里,想必咱们的代表小伙伴们要说了,有会开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相关阅读: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