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代表传递的信息有三种,一位药剂科主任这么说……

从药剂科主任的视角来看,医药代表的信息传递活动是怎么样的?今天大咪给小伙伴们分享一个例子。

受 COVID-19 疫情的影响,日本政府推进数字化的进程在加速,包括在医药行业,药企也纷纷调整推广方式,之前大咪有过多次分享了。

近日,日本媒体采访了东京医科齿科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高桥弘充,对于药企的变化,这位药剂科主任认为,远程拜访和线上会议等只是传递信息的一种手段,更关键的是,信息传递的目的和质量才是最重要的,医药代表要思考如何为数字化趋势下全面的医疗护理做出贡献。

高桥主任表示经常会被问到线上互动的优缺点,他认为,即使没有疫情的发生,数据驱动的社会也在到来,政府提出了“Society 5.0”构想,整个国家都在往这个方向前进,就医疗行业来说,比如政府推进的电子处方等,当然,真正的数字化,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疫情只是把这个通往未来的快车的油门踩了一下。

简单介绍下,日本政府“Society 5.0”这个构想是这样的,人类社会经历了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四个阶段,下一个社会型态就是“Society 5.0”,即现实世界高度信息化,现实和网络相互融合的智能社会,有点类似于咱们疫情后逐渐提起的“新基建”,这意味着,这个社会阶段就需要对工业、教育等等进行数字化改造,当然也包括医疗。

他认为,现在有两类药企,一类是正在转向数字化,一类是希望尽快恢复疫情前的线下面对面拜访,虽然不好说哪个更好,但是随着社会向数据驱动的模式发展,所有的基础设施也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药企虽然不能仅仅通过网络提供信息,但你也要学会如何正确使用它。

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医药代表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提供“信息”,高桥主任认为,医药代表应该把“信息”分为三类:数据(Data)、信息(Information)和情报(Intelligence)。

“数据”就是数字的罗列,这里面可能包含了没有用的信息,而“信息”则是基于特定目的而收集的信息,比如相关的文献、指南等,“情报”是可以用于制定临床决策的高级信息,比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就是“Intelligence”。

具体来说,医院的药事委员会采纳新药所依赖的信息,可能就是与“情报(Intelligence)”这个级别的信息所对应的,而医药代表日常拜访时收集副作用等等,则侧重于“信息(Information)”。

所以,医药代表在进行信息提供时,要首先考虑,你有没有把手头的“信息”分成三部分?然后有意识的去提供给临床医师或药师?在争论线上还是线下哪个更有效之前,如何处理“信息”才是最重要的。

他也建议,对信息进行处理,不仅仅是医药代表的事情,应该由公司提供指导,说明信息的重要程度和提供方式。

高桥主任还认为,医药代表的拜访活动,对患者的治疗获益是大有帮助的,在当下及未来的社区护理中会有更重要的地位,就像前面提到的,日本政府已经提出“Society 5.0”的社会构想。

所以,他认为现有的代表有一部分会留下来,参与社区的综合护理,传递医疗现场的声音,成为新的医药代表。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