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医药代表能力两极分化

我们知道,最近国内多地连续出现本土病例,零星散发和局部聚集性疫情交织叠加,令人担忧春节前后的出行和工作。

国际上形势也很严重,比如我们邻国日本正在经受第二波疫情的侵扰,已经连续 5 天刷新疫情以来最高纪录,昨日新确诊感染者近 8 千人,多市破单日确诊纪录,日本政府已于 1 月 8 日再度发布紧急状态宣言,一都三县(东京都、埼玉县、千叶县和神奈川县)全面进入紧急状态,为期一个月,直至 2 月 7 日。

据日本医药业界消息,日本各地也有类似的紧急状态宣言,实际上全日本均处于紧急状态。

那么,日本医药代表的拜访自然也再次受到严格的约束,据日本媒体消息,目前日本大多医疗机构仍需要通过预约的形式做拜访,但是拜访预约的审批更严格了,需要通过药剂科长的允许才行。

日本医药代表的拜访受限始于今年 2 月份左右,日本初受 COVID-19 影响,医疗机构纷纷调整医药代表拜访政策,制药企业也要求员工自律,一度全面停止拜访,开始主要通过线上的方式和医生互动,医药代表工作方式开始发生了重大改变(详情见 MRCLUB 历史消息)。

我们国内的医药代表也曾经经历过约三个月的工作形式转变,只是短暂的改变后由于形势转好,基本恢复正常线下拜访,不过线上会议明显变多了。

现在随着多地出现反弹,包括现在石家庄、沈阳、大连等地的代表,很多又只能通过线上开展活动了。

日本和我们不同的是,这种改变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医药代表的工作方式已经完全改变了。

在这种转变中,医药代表这个群体有哪些变化呢?有日本医药人士表示,其中重要一点就是,医药代表的能力两极分化的很厉害。

一年之前,日本业界也没有想到线上拜访会在医药代表日常活动中采用,后来由于疫情的原因,医药代表不得已要采用新的数字化方式沟通,比如线上拜访、电话、邮件等等。

虽然电话和邮件之前也有用,但是在疫情期间,使用频率明显加大了。

这和过去和医生的交互完全不同,比如,医生需要一份文献资料,过去医药代表可以以此为契机来进行二次拜访,所以不会去邮寄资料,而现在,很多时候资料只能邮寄给医生,然后通过数字化渠道进行沟通。

你看,很多行为都转到线上,转成数字化的形式。

在这种工作形式的转变下,一部分医药代表变得很清闲,一部分代表则很忙。

小伙伴们都知道,医药代表这份职业,日常工作不可能很闲,除非是邮递员的那种。

因为,接手一个新药的推广,你要拜访医生,讲解产品,医生要求文献信息,你来提供信息,然后临床使用后,患者增加、处方医生增加,跟进的任务会越来越多,这样你每天的工作都会满满的。

线上推广同样如此,你要预约拜访、预约网络会议、发送线上拜访提到的资料、邮寄资料,还要把这些和线上的结合起来,做完每天的任务列表,基本一天也过去了,不会很清闲。

虽然开始很难,但任何改变都有一个过程,去认真学习,去拥抱新的数字方式的代表,接近医生的方法会越来越多,而医生的接受状态也会越来越好,代表的工作也会越来越充实,越来越自信,就像过去那样。

处于“啃老”状态的医药代表则不会这样,他们死守着过去的经验,认定凭借过去的优势能够应付现在的局面,每天自然不会很忙。

据一位日本医药代表表示,这种类型的代表有一个特点,你可以看到他们填报的行动目标和业务跟踪表基本半年左右都不会有更新了。

当然,也可能不全是代表的原因,有的公司的转变本来就很慢,对代表也没有任何的指导,公司处于“啃老”状态,也怪不得代表没有任何转变。

新的技能并不难,每天做一点就行,不要低估自己每天做的那一点,能力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

但关键是,很多人不能坚持每天做一点,比如,这时候很晚了,可以躺床上问下自己,我今天通过线上形式和医生做了哪件事,取得了什么成效。

如果做了,明天继续坚持,不要中断。

林肯有句话说的好:我走的慢,但我绝不退后。

每天进步一点,到来年这个时候你再回头看,你就会发现,你已经走出了很远的距离,很多同行被甩在后面了。

这时候,你已经是新时期的合格医药代表了。

从微信公众号页面阅读>>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