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礼来18年(3):精神检查是一门技术活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2):没想到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

告别了学校, 正式开始上班生活了, 每天骑着我那辆蓝色的永久牌自行车上下班。 从家里茅台路到医院骑车一个小时左右。

医院是一幢老洋房, 一楼有一间音乐治疗室, 其他的空间用作厨房、 洗浴室和食堂。 二楼是医生办公室和护士办公室, 还有病人的病房和观察室, 用于重症患者的监护。

在医院里上班, 医生都有一把钥匙。 医院里有很多铁门, 住院病人的生活区域都是被隔离的, 这样可以保护病人不会乱走动。 医生在进出病房都要随时开关铁门, 同时要注意身后没有病人紧跟, 保证自己的安全。

像所有医院一样, 上班开始先是交接班, 前一晚的值班医生汇报新病人和重点病人有无特别情况, 然后是查房, 我们跟着主任医生。

每一个病人都有一份属于他们自己的病史, 从住院开始就开始记录,住院前一周是要每天记录,之后每次记录的相隔时间不断可以延长。

在我们医院里有一百多张床位。 绝大多数入院诊断是精神分裂症。一般一个住院疗程至少三个月, 有些反复发作的会住院时间更久一些。

上班没多久, 意识到原来想可以专研心理治疗和音乐治疗是不切实际的。 因为绝大多数的服务对象患的是精神分裂症,他们在医院大部分时间里的状况是不适合这一类干预的。

在医院里, 很主要的一部分工作是写病历, 尤其是当新病人入院。 很多新病人入院是被家属带来的, 因为出现了行为异常, 有离家出走, 打人, 自言自语, 或退缩生活不能自理等等。

作为医生的第一步工作就是从病人家属了解情况, 并记录家属观察到的发病经过, 然后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和病人直接对话, 专业讲就是精神检查, 目的是了解病人的精神情况, 在排除器质性疾病后就可以做出诊断。

所有这些过程都要记录下来, 包括和病人的对话。 一份完整的入院病历可以写上四五页。很锻炼人。

做精神检查是一门技术活。 一般根据家属反映的情况, 也就是家属看到的病人症状, 作一个初步判断, 会是哪一种可能, 然后要设计好问题和病人进行交流, 来印证或是推翻自己的假设。

整个过程要观察到病人的语言、动作、情绪、思维、 自知力等, 同时要把整个精神检查记录在病历当中。 好的病历就像一部电影可以把发生在病人的故事以及和医生的对话再现。

医院对病历有着严格的完成时间和书写质量要求, 并有考核机制, 同时还要接受上级单位市总院的检查。

自然, 每次医院接受一个新病人就带来很多工作量, 这也是医院的效益的来源。 往往, 老房子里楼梯上出现重重急促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人叫声, 意味着又收住了一个新病人。

医院的护理工作还是蛮大的, 除了常规的护理外, 保证病人的三餐和漱洗也很重要。 护士会让一些比较稳定的病人作负责人, 帮助管理。

没多久了解到, 所谓的音乐治疗其实就是把一组病人带到一楼的音乐治疗室听上一小时的音乐,不同的是治疗室里的沙发背后有一块大的磁铁, 据说有一些不同的功效, 具体是什么我也没兴趣了解。

医院在争取经济效益上花了不少功夫。刘院长愿意做一些开拓工作,包括到郊区和当地的卫生所开联合病房, 收住慢性病人。

到医院两年多后, 我曾有半年的时间到我们在郊区叶谢的联合病房工作过, 上一周班, 住在叶谢, 然后回上海休息一周。

在叶谢上班, 就只有一个医生一个护士, 管理一百多位病人。 都是慢性病人, 家属都乐得把病人留在医院里。

在那里做医生,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 只要病人稳定不闹事就可以, 在精神药物的帮助下, 很多病人也控制得很好。

作为医生, 并没有太多成就感, 但是慢慢喜欢上了那样的节奏, 因为我是从秋天过去的, 在郊区的冬天晒着温暖的太阳, 吃着大锅蒸的香喷喷的饭, 简单的生活, 令人难忘。

同时, 我发现我有很多时间应该好好利用, 也慢慢开始在思考: 一直这样下去, 是我要的生活吗?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4):认识礼来

顾斌

前礼来中国市场部负责人,糖尿病事业部副总裁,礼来动物保健总经理。2014年7月创立汇马医疗。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2017年8月17日

    […]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3):精神检查是一门技术活 […]

  2. 2017年8月17日

    […]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3):精神检查是一门技术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