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礼来18年(6):选择礼来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5):到礼来去面试

介绍我加入礼来公司的沈彤。她是我中学和大学的同学。

罗纳普朗克公司的办事处在电力大厦,在两位本地的经理面试过后,我被再次约到电力大厦和一位来自台湾的年长销售总监作面试。

他给了我一张英文的文章,让我阅读,然后他用英文问了一些问题,答案在文章里有。那位老总花了不少时间介绍了公司的拳头产品,肿瘤药。

勃林格公司的办事处在国贸大厦, 也经历了两次,初面也是由当地的销售经理进行的,让我推销一支钢笔,我不确定我有没有真正卖出去。

还好,没几天,我又去二面。他们的销售总监南非人艾立斯面试我,他不时地用他那支很粗的黑色钢笔在白纸上给我介绍公司的奖金政策。

我不是很确定他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但他讲究的穿着和那支粗粗的黑色金笔着实让我印象深刻。勃林格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以及来往人员快速的步子有些吸引我,觉得这家公司有气派。

我被三家公司面试,也在很短的时间看了三家公司。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决定找公司后不久就有两家公司登报招聘和一家公司内部推荐。我感觉三家公司都有可能录取我。选哪一家是我要做的决定。

我没有明确的标准,从办公室角度,罗纳普朗克没有留下太多印象,被放在了一边。礼来和勃林格都留下很好的印象。没多久,勃林格打电话来祝贺我被录取,起薪三千五百,不算艾立斯算的奖金,很吸引人的。

不用太长时间我就可以靠自己比较轻松地把黄浦区卫生局的培养费给付了。接着罗纳普朗克的录取电话也来了,我谢谢他们把机会给我并婉转地告知我已考虑了另外的公司。

礼来公司还没有消息,但沈彤不时保持着联系。她知道我同时可能有几家公司选择。 就在勃林格的录取电话没几天,沈彤打电话给我说江维让我再去公司和他见个面。

又来到了礼来的办事处,又看到了门童洋溢的笑脸和宽敞的电梯,一切好像都那么熟悉。到了办公室,江维还是那样地咄咄逼人。在他眼里和交谈中,礼来是最伟大的公司,没有比做百优解更好的工作。

他说基于他对我的了解,在礼来做代表会有很多优势,尤其是精神科的背景。他有一种感染力,让人觉得愿意为他干。 在那个时刻我差不多已经确定,江维是对的,我有精神科背景, 做精神科产品应该有优势, 而且精神科是礼来的优势。

江维的气场足够大,我想象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礼来。在那一时刻我对勃林格的印象开始模糊起来。 我知道,作为一个代表的位置,有这样的机会和他长时间交流,本身说明他很重视这个位置,重视我,从长远来看的话,这是好的开始。我内心作了决定,我要选择礼来。

跟着眼前的这位老板一定不会错。于是我看着江维说:“江先生,谢谢有这个机会,我相信我可以做好, 我会跟着你好好干!” 我感觉我和江维已认识很长时间。

江维也许从沈彤那里知道我同时已被勃林格录取。他说我的起薪会是三千五。 在江维送我出办公室的时候,特意在人力资源办公室的门口停下来,把我介绍给了刘丹,HR的经理。

我看他在给刘丹特别交代,像是要争取给我作一个特殊处理。我并不了解什么意思。我在憧憬着我即将要加入眼前的这家公司。

随后几天,我婉言谢绝了勃林格公司,在医院开始办理离职手续。突然沈彤来了一个电话。我是从二楼医生办公室跑到了楼下门口的传达室接的电话。

沈彤告诉我说很抱歉,公司对新代表的起薪有上限,不能给到三千五百。问我有没有问题。我才想起那天江维请刘丹搞定的特殊处理是什么意思。

我开始懂得在有些大公司里,流程很重要,很多时候,不是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但我早已做了选择,当我决定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什么薪水。我知道礼来公司适合我,我了解沈彤,当我看到江维、Ron、刘丹的时候,我有一种属于这里的感觉。我回复沈彤说没有问题。

我相信我的选择不会有错。我已完全准备好了,告别了工作四年的医院,加入了礼来公司,从一个医药代表开始!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7):新代表培训

顾斌

前礼来中国市场部负责人,糖尿病事业部副总裁,礼来动物保健总经理。2014年7月创立汇马医疗。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2017年8月17日

    […]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6):选择礼来 […]

  2. 2017年8月17日

    […]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6):选择礼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