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化学制药发展史(1852 -1902)

化学制药在我国的发展起步比较晚,在中国的发展相比世界先进水平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美国药业的发展史对中国很有启示,尤其是美国的发展受战争的影响非常大(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一战、二战)。据资料,美国制药产业诞生的标志可以认为是南北战争,另外二战时美国青霉素军用转民用的速度也有启示,尤其是美国的发展受战争的影响非常大(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一战、二战),另外二战时美国青霉素军用转民用的速度也是其制药业崛起的一个条件。当然在这一发展史中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开始

对于定居北美海岸的欧洲定居者的第一个200年的大部分时间,几乎不存在药品生产。药物治疗或者来自于有限数量的药品的混合,或者来自于进口。药物治疗的生产是一个乡村工业,在小块地区服务于少量的消费者。人口过于分散,医药知识过于粗略和没有标准,以致不能在可评估的规模进行生产。美国独立战争开始时,药物治疗的供应来自于药剂师。但是由于这种供应不能满足军队的需要,AndrewCraigie在宾西法尼亚的卡莱尔建立了实验室和仓库,以向军队供应药物。所以美国独立战争为北美药品生产工业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刺激。

宾州是美国药学的摇篮。宾州第一家医院宾西法尼亚医院建立于1751年,第一个医院药学建立于1752年,第一个药学院校宾州药科学大学建立于1821年。它也是第一个药物生产中心。1786年ChristopherMarshallJr.和CharlesMarshall正在生产氯化氨和硫酸钠。1822年,一家后来成为Powers&Weightman的分司开始在奎宁从金鸡钠树皮提取出来后两年就开始生产奎宁。医药生产开始从宾州和巴尔得摩延伸到纽约和波士顿。然而所有这些药品生产都是小规模和区域性的。

医药产业的起源

三个因素使美国医药生产工业得以产生:(1)对于纯净和标准产品的需要;(2)原材料和最终产品的分配系统;(3)人口的大量增长。1852年美国药剂师协会(theAmericanPharmacistsAssociation,APha)建立,这使三个因素各得其位。

缺少纯净和不掺杂的产品是关键之所在。作为对于进口的掺假和效力不足的药品反应,药剂师和医生请求国会立法禁止进口低质量的治疗物质。1848年一部法律被通过。但是由于检查员是行政上任命的,而不是有训练的专家,不能区分掺假药品,所以这部法律实质上并没有效果。这一问题是美国药剂师协会产生的主要原因。

美国在人口数量和生活质量方面都在提高。1825年,伊利运河(theErieCanal)从阿尔巴尼到布法罗开始运行,为移民打开了国家的心脏地带,以使他们到达纽约。在19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第一条铁路在建设过程中,到美国南北战争时这个国家已经有了30000英里的铁路。1869年,尤他州的Promontory跨越东西的铁路。人口从1790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少于400万发展到1850年的多于2300万。这表明已经有了市场,把原材料运给生产者,把最终产品运给消费者的方法也已经具备。1850年加利福尼亚作为第31个州加入联邦。医药生产从乡村小工业向有组织的大工业过渡的时机已经成熟。正在形成的工业和正在形成的职业无情的联到了一起,他们都是对于质量和拓展市场的需要。

专利药品

美国专利药(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这些药生产者保持原料为秘密,并且夸大疗效)工业在19世纪开始出现。许多因素支持这个工业的快速增长。第一个因素是对于医生和他们治疗的不信任,医生是非常稀缺的,他们的治疗费用比病人所希望的要高很多。而且医生所提供的治疗(放血、猛烈的吹洗、使用氯化亚汞等)常常比疾病本身更糟。另一方面来说,专利药更易得到。广告极大的提高了专利药的增长。许多药品生产商用个人证明作为药品有效性的依据。所以美国药剂师协会成立后第一个举措就是谴责这些秘方的使用。所以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中,和小贩秘方的斗争一直持续到了1906年《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的颁布。

创始者与企业同名产业的出现

美国南北战争标志着药品生产工业的产生。大量军队对药品的需要是美国药品生产工业的产生的推动力。象FrederickStearns和E.R.Squibb&Sons(施贵宝)在战争之前就已经建立,他们是北军药品的主要提供者。一个以前是印弟安纳炮兵陆军上校的EliLilly在战后建立了礼来公司。

药剂师JohnWyeth、WilliamWarner、LouisDohme和医生WalterAbbott、WilliamE.Upjohn建立了那个时期最重要的生产公司。这些公司都是以创始者的名字命名的,这一同名现象对于今天的药物治疗业来说非常重要。当时大部分公司提供同样的产品,只有礼来、施贵宝和惠氏采取了差异战略。

WilliamWarner生产了第一颗糖衣药丸,Upjohn生产了第一颗扁平易碎药丸,礼来开始了流动提取物和浆汁的生产。JohnUriLloyd和他的哥哥开始为折衷的医师(eclecticphysicians)生产特效药。

联合

药品生产企业和美国药剂师协会在19世纪的后半页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许多药品生产企业的早期创建者是药剂师,他们是APhA的官员。提供适合的不掺假的药品是他们共同的兴趣。确实那时药学的两个分支(使用和生产)在提供药品方面被联系在一块。

20世纪一开始,药品生产工业主要由小的和区域性的公司组成。仅仅很少的企业,比如施贵宝和礼来,有一个全国的表现。他们更偏重于生产而不是代表这个产业的研究。Mahoney提供了一些这时美国产业缺乏集中度和规模的证据:1932年至1934年美国大萧条期间,3512家公司破产。1939年,没有一家单一的民族药生产商有纽约Macy和底特律Hudson的销售量,所有1100家医药公司总得销售量是1.5亿美元($150million)。

生物制药时代

生物学作为医药产业的重要部分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开始出现。一些疾病的致病因子的发现和细菌学的出现使医药进入了生物学时代。19世纪的最后十年,白喉和破伤风抗生素开始在法国和德国的实验室精制。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产品是抗白喉的血清,那是对一种最害怕的孩子疾病的有效治疗。1894年H.K.Mulford公司在美国宾州建立了第一个生物学实验室以生产可靠的抗生素。1895年美国纽约健康实验室委员会开始生产白喉抗生素,路易斯、辛辛提那、和波士顿的相关部门也加入了这一过程。

1901年,悲剧在圣路易斯(St.Louis)发生。至少5个孩子在接受被污染的白喉抗生素后死于破伤风。很明显这个事件不是特例。大量的被接种天花的孩子也被报导了破伤风,其他美国和欧洲城市也出现了类似报导。最终需要管制州间的病毒、血清、毒素和类似产品的需要导致美国国会通过了1902年《生物产品控制法案》(theBiologicsControlAct)。TheodoreRoosevelt总统在1906年法案前4年签署了第一个联邦药品法律,把生物产品的生产置于今天公众卫生服务部的控制之下。1902年ParkeDavis接受了第一个生产生物制品的许可,Mulford第二个接受了同样的许可。1906年ErnstJosephLederle作为纽约卫生部门的主管顺应形势建立了Lederle抗生素试验室,接受了第十七个生物制品许可。

食品和药品法案

1906年《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得以通过,主要是为了控制食品生产工业出现的问题。由于政府也不能忽视“专利药”公司的问题,所以法律规范包括了药品。但是法律只适用于在州间贸易时药品如果出现贴错标签和掺假,将作为违例处理。联邦农业部化学局局长HarveyW.Wiley被给予了执行这一法案的职责。1912年《雪莉修正案》(theShirleyAmendment)加入了不能有任何虚假或欺骗性的疗效声明的标签的条文。

医药生产商协会(Associations of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因为1906年法案的制定和医药生产商需要分享信息,生产商开始建立各自的组织,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仍然是美国药剂师协会中的成员或领导。1910年美国第一个医药生产商协会(Americanassociationofpharmaceuticalmanufacturers)、医药化学家协会(theAmericanAssociationofPharmaceuticalChemists)在底特律(Detroit)成立。一开始的成员大部分是小型的、家族制的企业。1913年协会第四次会议,第一个道德规范被分享,纽约律师和1906年法案专家CharlesWesleyDunn关于新的法案的管制向协会提了建议。1922年协会统一为医药生产商协会(Americanassociationofpharmaceuticalmanufacturers)。1912年第二个组织国家医药产品生产商协会(theNationalAssociationofManufacturersofMedicinalProducts,NAMMP)在纽约成立,它的成员和上一个协会非常不同,但是也有一点交叉。1916年NAMMP改名为美国药品生产企业协会(AmericanDrugManufacturersAssociation)。两个协会都提供交流信息(关税、法律、管制、提高生产标准)的论坛。

1938年《联邦食品、药品、化妆品法案》(FederalFood,DrugandCosmeticActof1938)1931年FDA由以前的化学局组建而成。其后一年该局打算通过新的法律以堵塞法律漏洞和加强1906年法案的处罚。但是这些努力几乎没有得到国会的支持,至到另一次药害事件发生。一个古老而受人尊敬的公司Massengill打算引进一个磺胺液体剂型,使用二甘醇作为一个比较满意的溶剂。公司在未经测试的情况下开始销售磺胺酏剂,107个人(大部分人是儿童)死于这次事件。按1906年法案Massengill仅仅以酏剂贴错标签被起诉,因为他没有包含酒精。公众大声疾呼导使国会在1938年通过了《联邦食品、药品、化妆品法案》。新的法律要求在药品进入州间贸易时必须证明其安全性。更重要的这一法案建立了标签要适当的条文,并区分了只能由医生处方的药品和患者可以自我药疗的药品。

研究与开发

20世纪早期的美国医药产业属于生产型的产业。企业主要为某一地区提供的服务有:提供种类齐全的标准药品、提供一特定的剂量或剂型。大公司的药品的目录有成百种药品,一些药房被施贵宝、礼来、惠氏或Parke-Davis确定为自己的专卖药店。一家公司的一个新产品一上市,就会被大量其他公司模仿并上市。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于美国医药产业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大量的德国药品被给予专利并在美国经许可生产。一战时,美国宣布德国许多产品,比如撒尔弗散(salvarsan)、普鲁卡因和巴比妥的专利无效。战争结束时,一些国外资产被外侨管理处(theAlienPropertyCustodian)夺取或拍卖。在这一过程中先灵(Sterling)取得了拜耳的阿司匹林的商标。大量的公司开始进行研发,第一批把他们和其他公司区分开的公司开发出了新产品。一开始的研发主要限于证实质量、纯净和化验。礼来、默克、施贵宝后来建立了他们自己的研发机构,它们主要追求纯净和应用研究双重目的。

二战

二战开始,美国再一次主要依靠其他国家的原料和药品。1941年世界上医学方面供应的奎宁通过了日本的控制。1952年I.G.Farben(德国的企业)把阿的平(Atabrine),一个可系统替换奎宁的药品申报了专利。医药公司在一块工作,与政府一起为战争提供了大量的药品。两个最著名的例子是冻干血浆和青霉素的生产。在二战末,美国红十字会已经搜集了多于1300万品脱的血,大部分被压缩成了冻干血浆以备军用。十三家公司(Abbott,Armour,BenVenue,Cutter,Hyland,Lederle,Lilly,Parke-Davis,Reichel,Sharp&Dohme,Squibb,Upjohn,和Wyeth)参与了压缩冻干血浆和血清蛋白并在战争时供应军队使用,仅礼来一家就压缩了多于200万单位的冻干血浆。

青霉素是另一个团队协作的胜利。初始研究由三家东海岸的公司从事(Merck,Pfizer,andSquibb),但是中西部的很多公司(Abbott,Lilly,Parke-Davis,andUpjohn)很快加入了这一过程,三家公司(Lederle,ReichelLaboratories,andHeydenChemical)没有被许可加入。1943年整个生产量是4.25亿单位,使用限于军用。1944年战争生产委员会(theWarProductionBoard)和六家公司(BenVenue,Cheplin,CommercialSolvents,Cutter,Sterling,andWyeth)签属了协议以提高产量。5月委员会建立了一个民用流通机制。1945年6月一个月,就生产了青霉素6.46亿单位。

战后产业

对于美国医药产业来说,战后是一个快速拓展期,新的化合物的快速发现和上市促进了这一过程。链霉素(Merck,1945)、氯四环素(Lederle,1948)、氯霉素(Parke-Davis,1949)是第一批对广谱抗生素探索的结果。作风抗素剂(Benadryl,Parke-Davis,1946)是第一个上市的抗组胺剂。氯化管箭毒碱(Tubocurarinechloride)肌肉松驰剂(Squibb,1946)和在起因于二战对血研究的凝血酶(Upjohn,1946)成为了新的手术辅助药物。这是一个奇迹药涌现,医药职业被赞美的时代。

资料来源: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1852-1902. Dennis B. Worthen.

mrclub

「医药代表」微信公众号(ID:mrclub)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