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桂龙药膏批文遭撤销仍在兜售 违法药品亟待查处

 

多地电视媒体在播的《葛洪养生苑》事实上就是在兜售葛洪桂龙药膏

【环球网报道 记者 陈进】屡遭各地食药监局等相关部门曝光和查处,并于2015年被国家食药监总局撤销药品批文的“葛洪桂龙药膏”日前被曝仍在多地兜售。春节期间,有山东、黑龙江和安徽等地消费者向环球网财经记者反映,称家人长期服用葛洪桂龙药膏但却毫无疗效,另有部分消费者反映,家中老人因枉信该药品并停用正规药品导致病情加重。

在被多地查处后,这款名为葛洪桂龙药膏的“药品”事实上已在2015年4月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责令撤销批文。但据环球网财经记者调查发现,葛洪桂龙药膏目前仍在多地有售,而且是通过电视养生节目的形式进行的销售。

调查发现,一档名为《葛洪养生苑》的栏目同时在超过30家电视媒体播出,其名为养生,事实上就是在兜售“葛洪桂龙药膏”。

山东消费者陈伟告诉环球网财经记者,仅他所在的小村子就有超过10位消费者在服用或者服用过葛洪桂龙药膏。“当地电视台天天播出《葛洪养生苑》,就是在卖桂龙药膏,”陈伟说,“这个药号称能治多种病,一听就不靠谱,但挡不住老人信。”

黑龙江消费者刘女士说,当地不少老人都吃过葛洪桂龙药膏,但毫无疗效,多数现在都已停止服用。“现在只剩我妈妈还在吃这个药,过年又买了五千多块钱的药,”刘女士说。

另有常州、内蒙古、潮州等多地消费者称,家中老人枉信葛洪桂龙药膏,连正规医院开的降压药都停掉了,但长期服用也未有任何效果。

2017年1月8日,安徽省食药监再次以夸大药品功效的名义曝光了广西邦琪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邦琪药业”)生产的葛洪桂龙药膏。随后的1月26日,“邦琪药业”却发布了一份公告,称有个人或公司冒用葛洪桂龙药膏的商标在电视媒体上大肆宣传。

“邦琪药业”的此番举动着实让人费解。屡遭食药监局查处的葛洪桂龙药膏无论是正品,还是“李鬼”作怪,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撤销批文却为何仍然在售?在多地电视台播出的这档名为“葛洪养生苑”的电视节目是否是“邦琪药业”出品?就上述问题,环球网书面采访了“邦琪药业”及广西钦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但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遭多地食药监查处 药品批文被撤

在多地电视媒体上,环球网财经记者都检索到了前述栏目:时长近40分钟,以推广各种养生知识的名义兜售葛洪桂龙药膏,号称能同时治疗风湿骨痛、慢性腰腿痛、心悸气短、失眠多梦、肾虚尿频等病症。类似广告语其在多个虚假药品广告中听到过。

据《济南日报》2014年报道,彼时山东省委宣传部和省工商局等八部门联合查处了这档栏目和药品。山东省食药监局给出的结论是,《葛洪养生苑》对葛洪桂龙药膏功能主治的讲解,超出了批准的内容范围,对患者具有一定的欺骗性,且该药的营销模式也存在问题,药品通过广告宣传,由患者电话订货后送上门的营销方式是违规的。

此外,湖北、河北、安徽、海南等多个省份的食药监局也先后以同样的名义对葛洪桂龙药膏进行了曝光和查处。

2013年,海南省对包括葛洪桂龙药膏在内的7种严重误导消费者或夸大功效的药品采取强制措施,暂停在省内销售。海南省食药监局给出的结论是:这些药品广告要么使用不科学的语言,要么对疗效夸大其词,或者自封为“中华第一”、“某某专用药”等等,严重误导消费者。

湖北省2013年开始连续两年将广西邦琪药业桂龙药膏列入严重失信企业名单,邦琪药业参股公司广西百琪药业有限公司也被湖北省列入2014年严重失信企业名单。

更为直观的是,2015年4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违法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广告公告汇总,对10中违法情节严重、违法发布频次高的食药类广告进行集中曝光,葛洪桂龙药膏赫然在列,并注明是广西邦琪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食药监总局公告表示,对于葛洪桂龙药膏、天麻追风膏(王麻子膏药)、龟蛇酒等10种虚假药品撤销批准文号。

2017年1月18日,安徽省食药监局曝光了一批违法违规药品,广西邦琪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桂龙药膏(国药准字Z45022017),称该药品存在夸大产品适应症(功能主治)、利用患者名义和形象为产品功效作证明等问题。

但即便是处在如此严格监管之下,葛洪桂龙药膏仍各地兜售,《葛洪养生苑》也仍在多地播出。

公开资料显示,广西邦琪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9月5日,注册资本1300万元,法人代表为张喜均,经营范围是药品、保健品、饮料等。

已被国家食药监总局撤销药品批文的药品却仍在多地销售,更令人费解的是,“邦琪药业”于2017年1月26日发布公告,称有个人或公司冒用葛洪牌桂龙药膏名称,进行夸大疗效宣传,并声称该行为侵犯了相关商标权。

接受环球网财经记者采访的山东一家中医院院长表示,这是贼喊捉贼。“国家食药监局以及各地的食药监局是按照虚假广告宣传等名义进行查处的,”该院长表示,“但难以理解的是,为何多次遭到曝光,各地却仍在兜售?如此看来,部分地区的电视广告审批机制明显存在问题。”

“不能治病也吃不死人”的虚假药品亟待查处

陈伟就读学校的一位药学博士说,葛洪桂龙药膏这些所谓的“药品”价格不菲,成本却十分低廉,单品成本不到10块钱。跟其他已被停售的药品一样,“葛洪桂龙药膏根本不能治病,却也吃不死人。”

刘女士说,与信赖假药广告比起来,“老年人被这些所谓教授专家的洗脑更为可怕”。刘女士的母亲现在对电视养生栏目和广告的信任程度超过了正规医院,“每天就是等着看这个养生栏目,还把正规医院开的降压药停了,前几天突发脑溢血,差点瘫痪。”刘女士说。

前述中医院院长在接受环球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医药界的蛀虫害人不浅,电视广告的审核机制也存在问题。“前几天一个朋友的亲戚来找我看病,股骨头坏死已经塌陷,对我开出的保守治疗方案完全不屑一顾,最后还是枉信广告去到济南的一家莆田医院去做了号称最先进的活骨注射疗法,”该院长说,“结果病情加重,另外一条好腿也被忽悠一起治了。花了6万多,劝都劝不住。”

该院长表示,虚假医药广告和无良医院抓住了当下部分地区老百姓看病难的现状,织起一张大网,只等他们上当。对于电视广告的审核机制,该院长表示,把医药广告公益化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被国家食药监总局等撤销批文的到底是邦琪药业生产的正品葛洪桂龙药膏,还是其他冒用葛洪桂龙药膏商标的假冒伪劣商品?“养生专家”孙本新本人是否为广西邦琪药业员工?其声明所指个人或公司冒用名称是否指“葛洪养生苑”和其推荐的药品?截止发稿,广西钦州食药监局以及“邦琪药业”尚未回复采访函,上述问题环球网财经记者未能知晓。

截止环球网财经记者发稿,葛洪桂龙药膏等虚假药品仍在销售,前述“养生栏目”也仍在各地播出。

mrclub

mrclub

「医药代表」微信公众号(ID:mrclub)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