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来前美国总裁获特朗普提名,担任美国卫生部部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了曾在布什政府期间任制药业总经理和卫生部高级官员的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担任卫生部(HHS,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

上周就有外媒报道,传闻亚历克斯·阿扎可能会有机会,今日特朗普在自己推特上正式确认了这个消息。

国外媒体评论称,在宣布提名亚历克斯·阿扎担任政府最大的民事部门部长的时候,特朗普突然转向卫生政策的知情人士和保守主义思想家。亚历克斯·阿扎在一月份辞去医疗顾问职务之前,曾在跨国制药公司礼来公司工作了十年,其中有五年的时间还担任其最大子公司美国礼来公司的总裁。他曾经是卫生和福利部的法律顾问,后来还担任了该部门的二把手。

共和党人预测,亚历克斯·阿扎将继续追求特朗普的目标,即通过一系列行政行为将卫生保健政策推向更保守的方向。 一些代表民主党观点的卫生政策专家代表虽然不同意亚历克斯·阿扎的观点,但还是表示他足以胜任这个职位。但是他与制药业之间的关系还是迅速引起了一番争议。

特朗普在星期一宣布他的决定时便说:“亚历克斯·阿扎将成为使医疗保健变得更好和药物价格更低的明星!”他与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门的高级政治官员以及副总统潘斯都有着亲密的关系。

亚历克斯·阿扎一直严厉批评平价医保法案。他在最近几个月的采访中曾表示,法律这样规定无疑是一种循环的消耗,它许多的问题都可以预见为影响经济的个人行为。

亚历克斯·阿扎在6月份接受彭博电视台的采访时曾表示,即使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不能废除医疗保健法,政府也可以决定不执行该法律。他还说:“不执行医疗保健法的好处之一就是赋予卫生和福利部部长更大的权力。

他还支持将医疗补助计划从一项以所有符合补助金条件的人为对象的计划转变为一个分类财政补贴计划,即一个两极分化并可长期存在的共和党目标。 他反对将奥巴马医改下的计划范围扩大到收入略高的人,同时这也是大多数州选择去实现的。

亚历克斯·阿扎拥有作为一名优秀共和党员的特质。他在律师肯尼思·斯塔尔手下工作并负责调查比尔·克林顿的怀特沃特房地产投资失败事件之前,曾担任最高法院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的书记员。不过,政府官员和民主党都希望他能够比他的前任汤姆·普赖斯更能熟练地与竞争激烈的医疗保健业和政治家们打交道。有消息指出,汤姆·普赖斯辞职是因为其代表官方出行时使用了非商业飞机导致价格上涨超过100万美元。

据白宫新闻发言人霍根·吉德利称,白宫计划于星期二将官方提名提交给参议院。

不出所料,对亚历克斯·阿扎的提名得到了国会共和党人的广泛赞誉。参议院健康、教育、劳工和养老金委员会主席拉马尔·亚历山大表示,他计划尽快为该提名安排听证。他认为亚历克斯·阿扎作为前卫生和福利部的官员和私营企业的主管,其绝对能有资格和经验胜任这一职位。

参议院民主党也已经开始准备阿扎的确认程序。他们打算把重点放在他与制药业的关系上,以及他对高药物价格的立场和他将继续执行奥巴马医疗计划的方式。他们将星期一的亚历克斯·阿扎的选举作为一次重新抨击特朗普政府的健康政策的机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在一份声明中表明:“现在是时候翻开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新篇章了”。

华盛顿州卫生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参议员帕蒂·穆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希望了解亚历克斯·阿扎是否愿意支持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并保证将病人和家属的需要置于首位,科学或思想是否会主导他所做出的决策,以及其是否计划继续展开政府对妇女宪法保护的医疗保健权利持续且前所未有的冲击。

高级民主党人俄勒冈州参议员罗恩·怀登在即将举行对提名进行正式确认听证会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上表示,他将密切跟踪审查亚历克斯·阿扎先生的所作所为并要求他忠实地执行平价医疗法案并采取决定性的且有意义的行动来降低目前处于猛涨的处方药费用。“

在另一种不同的政治观点中,反堕胎组织赞扬亚历克斯·阿扎为斯卡利亚和另一位保守主义的法学家所做的工作,并表示他们将会听取他对扭转奥巴马政府政策的承诺。

华盛顿咨询公司 Avalere Health 总裁丹·门德尔森说,像亚历克斯·阿扎这样保守的人,能更好地被民主党政策人士所接受,而且会拥有良好的政策信誉。作为一个已经认识亚历克斯·阿扎二十年的人,门德尔森说,之前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门在价格问题上造成的动荡,亚历克斯·阿扎会妥善解决好,而且还会为这个机构带来稳定。因为他真的了解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机制。

亚历克斯·阿扎与彭斯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他在印第安纳州的利来公司工作的日子,那时彭斯是印第安纳州州长。

虽然亚历克斯·阿扎曾在2016年支持杰布·布什担任总统,并在印第安纳州的指导委员会任职,但后来他捐赠了2700美元给“特朗普胜利”委员会。自2008年以来,有记录显示,他向共和党候选人捐赠了96,000多美元。

在一份没有标明日期的耶鲁大学法学院校友档案中,亚历克斯·阿扎表示,他“正在为他是否应该在卫生和福利部做第一份工作这一问题作斗争,但是这一选择却让他踏上了从那时起就一直追随的职业道路。

他说:“我已经认识到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让他们可以活得更长寿、更健康、更幸福。”

作为卫生和福利部的总法律顾问,阿扎致力于对9/11恐怖袭击和随之而来的炭疽病毒袭击,干细胞政策以及医疗保险处方药福利的出现做出官方的回应。在担任副部长期间,他推动更多地披露与医疗服务有关的价格,以帮助促进竞争和控制成本。他还支持将病历转换成电子形式。

亚历克斯·阿扎在2007年在普罗维登斯市举行的一次活动中说:“我认为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作为最大的经济部门之一,却是以消费者无法了解价格或质量的方式运行,这一种做法是荒谬的。

最近几个星期,阿扎被视为提名成为下一任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的部长的唯一选择。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是一个庞大的部门,包括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以及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等。

特朗普一再抨击美国制药公司牟取暴利,暗示联邦政府应该与他们谈判以降低药品的价格。

当亚历克斯·阿扎担任美国礼来公司总裁时,美国优泌乐公司的胰岛素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从2012年1月份的每瓶123美元涨到了他五年后离开公司时的每瓶255美元。 但是一位发言人却说,礼来公司的净收入从2009年开始下降,原因是药品供应链中间商从中获得了较高的折扣。

持反对意见的人在星期一的时候表示,阿扎曾在一家反复提高现有药品价格的公司中的领导者职务使得他不适合降低药价。而支持者反驳说,他对药品定价背后的复杂动态的理解,将使他更有优势去降低药物价格。

Ethan

Ethan

关注国内外医药行业动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