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的问题让300万医药代表背?詹积富主任这次开的方不对

“如果全国300万医药代表大军不消失,不转行,老百姓不可能不吃冤枉药,开冤枉刀,花冤枉钱!”

网络上突然流传的这段话,据说是新任福建省医保办负责人的詹积富面对媒体公开发言。虽说网络新闻真假难辨,但这则新闻事件地点场合都很清楚,根据詹主任的直率的个性和在三明的作为,这么说也大有可能。

相关阅读:

如果詹主任真是这么说的,咱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它的合理性?我做过4年医药代表,现在正好又没在药企工作,所以能客观地发表一些观点。

医药代表去年才被国家人社部认定为一种合法职业,因为没有登记,也不需要认证,名片随便印上医药代表也没人管,谁也不清楚中国到底有多少医药代表。中国4000家药企大多数都没有专职代表,说300万只怕有点多。

医药代表主业是帮厂家推销产品,总体属于医药产业底层弱势群体药品采购和使用有卫计委、招标办、医院和医生层层把关,要说有点处方影响力还可能,但并无决定权,承担不起让老百姓吃冤枉药、花冤枉钱的主要责任,让患者开冤枉刀就更没可能了,因为一点提成或回扣就随便开刀的极少极少吧?

詹主任不喜欢医药代表是有原因的,他最知名的政绩就是创立了三明模式——通过降低药品价格和减少使用,同时提高医疗服务收费,让医保扭亏为盈并覆盖更多人群。他坚信医药行业的层层代理抬高了价格,庞大的营销团队浪费了社会资源并且带坏了医疗人员,所以大力压缩医药分销中间环节,让全国医药代表统统消失,就是他认定医改取得突破的关键之一。

医药代表是高药价或者医疗弊端的罪魁祸首吗?医药代表远远没这么大能耐,以药养医才是医疗乱象的根源之一,而以药养医的原因又是政府对医疗的投入不足造成的。因为根源问题迟迟不解决,所以你会看到药价降到药企苦不堪言,很多低价药被迫停产,但老百姓医疗负担毫不减轻。只要医院和医生需要自负盈亏,只要低水平的药企够多,不管药价多低或有没有医药代表,医院一定能找到替代的赚钱办法。医药代表只是因为大家看得见又惹得起,才成为体制问题的替罪羊。

医药代表是不是只浪费资源又作恶呢?医药代表是药企与临床医患沟通的桥梁,因为药品被批准上市时只能算“半成品”,药物还只得到几个试验的检验,还需要在真正临床使用中发现它最适合的人群、适应症和用法。医药代表能协助药企与医生双向沟通,帮助忙碌的医生进行继续教育,给医患提供不良反应收集和疾病教育等服务。现在新药越来越复杂,复方药、靶向药和单抗药日益普及,没有医药代表不断沟通教育,临床医生要掌握药物特性就得耽误好多年。没有医药行业的投入和推动,中国临床诊疗水平至少要倒退五到十年。全世界都有医药代表,他们的价值早就被医疗系统肯定。何况就算是推销,医药代表也对社会有价值——没有销售业绩,药企无法收回本钱,也没有动力做更多研发。

如果你认为提供这种信息服务的人都是浪费社会资源,那想想保险销售员和房产中介吧。虽然他们常常让人厌烦,似乎也抬高了房租或者保费,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租不到合适的房子或买不到合适的保险,你可能更痛。

中国的药品流通中间渠道确实是多了一点,但辽阔的地域和多变的政策,也注定药品分销并不是两票制这么简单。二类疫苗渠道严控后的各种缺货和挤压并存,就说明分销商并不只是抬高了价格,它们也是有用的。一刀切取缔医药代表或者废除中间渠道,如果这样做能拯救医疗体制,咱不妨试试,可惜这更像回到了三十年前计划经济下的调拨加统购统销,那个做法弊端更大呢?

三明是个四线城市,估计大药企很少有医药代表常驻。詹主任看见的“医药代表”应该以药商为主,也叫代理商或自然人,他们是纯粹的商人,在意的是价格、扣率、返点和回款,卖药跟卖百货没啥区别,只求利润高周转快,至于药品疗效品质就很少关注了。这些人几乎不传递医学知识和提供临床服务,让这些“伪医药代表”消失,真正医药代表价值才会凸显。

我也不是单纯给医药代表贴金,因为这支庞大的队伍良莠不齐,滥用不合规的营销手段也不是秘密,间接推高医疗成本也难逃干系。这支队伍中符合要求的人还太稀少,确实需要整顿提升。但由此说医药代表应该取缔就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跟单纯使劲打压药价是一个道理。医疗体系是一个复杂的生态,一刀切的做法只会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掉。我们要做的也许是尊重市场规律,建立清楚透明的规则,不用詹主任赶,“伪医药代表”也没法在行业立足。

刘谦

刘谦

「医药代表」专栏作者,医药作家,移动医疗分析师,在一线外企从事处方药营销20年,担任过事业部总经理和企业战略负责人等职务,目前从事移动医疗创业,发表过几十篇移动医疗研究和评述文章。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2016年8月17日

    […] 医疗的问题让300万医药代表背?詹积富主任这次开的方不对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