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雅培医药代表之死

小编注:虽然这是《纽约时报》所报道的发生在印度的一个真实的事情,但是看完全文会发现,他们和国内一些药企医药代表的生存状况何其相似,激烈的市场竞争,高度的指标压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以前的确也有几家医药代表在高压下自杀事例。

[hr]

《纽约时报》本周四报道了雅培在印度的医药代表自杀的事情,对医药企业不人道的销售指标给销售人员带来的压力进行了揭露和谴责。

27岁的Ashish Awasthi是雅培印度公司的一名医药代表,在上个月的一个周日,他抛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独自骑摩托车到一个偏远的铁路轨道前,然后跳向飞驰而来的列车。

雅培医药代表之死 (2)

Ashish Awasthi的自杀在印度医药圈引起了很大的反响,250多名他的印度雅培同事罢工一天,抗议公司过于激进的销售政策。

而在《纽约时报》之前6个月的调查发现,为了在竞争激烈的印度医药市场拼抢用户,雅培一些经理们指导员工不惜一切代价追求销量,比如违法印度法律、医学标准和公司自己的伦理准则。

在印度能够在雅培这样的跨国药企工作是非常难得的,但同时也意味着要接受极其苛刻的销售压力,记者采访了雅培十几位前任和现任医药代表和销售经理了解了更多细节问题。

比如雅培在当地称之为健康营(Health Camp)的患者疾病教育项目就被质疑有无证行医和处方交换嫌疑,而雅培印度公众事务总监Anand Kadkol认为公司政策是不允许有明确或隐性的处方交换。

雅培印度前医药代表Dhirendra Yadav,曾经负责印度中部神经科的推广,因不堪忍受公司以不道德的方式开展业务的巨大压力而在2013年12月份辞职,他说他以前的经理,就是后来成为自杀小伙的经理,曾经逼迫他使用自己近15000卢比的钱自费购买药品,以帮助团队完成销售指标,这笔钱是当地一个普通代表月薪的一半以上。

印度年度药品销售额大概在160亿美元,但最近几年增长速度很快,超过10%,市场的高速发展带来了竞争的加剧,再加上印度仿制药品牌众多,导致市场混乱。

在这种恶劣的市场环境中,医药代表们就是制药公司冲锋在前的士兵。

在外企做代表曾是一种完美的生活

随着像雅培一样的跨国药企来到印度,它们给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带来了强大而有吸引力的工作,Ashish Awasthi的经历可算是当地年轻人奋斗的一个缩影,他来自印度印多尔东北约400英里的一个农业小镇,和无数从哪里来的年轻人一样,带着攀爬经济和社会阶梯的希望涌进城市。

2013年12月,当他成功入职雅培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中了彩票,他告诉自己妻子:“现在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了”,这个女人现在向来她家吊唁丈夫的人们回忆过去的事情。

他的工作就是说服医生使用雅培的药物来治疗神经系统疾病,他以前的老板Ramchandra Tiwari回忆说:“他是一个很尽职的代表,这是一份艰苦的工作,需要积极主动,经常在清早或傍晚的间隙才能获得医生的关注”

Ashish Awasthi的确做得不错,2015年获得TOP SALES奖,开始拥有了繁忙的社交生活,可以配妻子经常看看电影,拜访庙宇,她妻子称这是“完美的生活”。

经济上也宽松起来,他还买了一部汽车,这是抵达印度中产阶层的一个符号,另外,贷款买了房子。

雅培医药代表之死 (4)

买房子后钱紧张起来,据他妻子说,他最近还向朋友借了70美元来支付他们的7岁女儿的学费。

这一切都还算好,他妻子回忆,直到今年6月份,Ashish Awasthi换了一位新经理,按他的前任老板Tiwari说法,其对下属医药代表要求快速达标,残酷而不近人性。

不合规的健康营

按照采访的雅培医药代表和销售经理的说法,在印度,因为基础医疗不健全,很多人缺少医疗保障,类似健康营的普查成为制药公司提升销售的常用方法。

企业赞助的健康普查集中在慢性疾病,如糖尿病、甲状腺疾病、心脏和肺部疾病,销售人员做免费的测试,参与的医生也可以从免费体检广告获得生意,作为回报,医生很大可能会处方药这些药企的药品。

一些人认为,这种做法可能导致患者接受不适当的诊断和不必要的治疗。

雅培认为其推动的健康营是企业CSR(企业社会责任)计划的核心部分,是满足印度政府要求企业尽其社会责任的要求,但受访人员认为,如果这是企业的CSR项目,那么就不应该和其品牌药品销售挂钩。

虽然雅培官方否认和销售关联,但是记者获得的十几封内部沟通邮件来看,管理方式证明了健康营是其销售工具和促销策略。

一些给记者的反馈说明医药代表担心抵制这种不得道的推广做法会被企业解雇。

自杀前的日子

Ashish Awasthi的妻子向记者讲述了她丈夫生命的最后几周发生的事情。

雅培医药代表之死 (1)

他以前的经理被调往印度南部的一个城市,距离现在城市有1000多英里远,因为拒绝调动,这位经理被公司解雇。

Ashish Awasthi也被要求找新的工作,但是新工作又是那么好找的呢?他向自己妻子说出自己的担忧。

新任经理是个非常强势而且不讲道德的人,另一位受访医药代表称自己已“心理崩溃”。

而雅培印度公共事务主任不愿对这位经理做评论,明显在为其辩护。

这位新经理要求Ashish Awasthi周一面谈,就在这面谈的前一天,Ashish Awasthi异常的安静,他打扫他们的房子,给两个孩子洗澡,喂饭,然后躺在妻子旁边。

下午6点,他留下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警察在铁轨上发现了他的尸体。

雅培医药代表之死 (3)

[hr]

医药代表不堪压力自杀,人性化的经理被迫辞退,白热化的市场竞争,变味的患教活动,对照一下,你所在的企业有这种情况吗?

大咪

大咪

「医药代表」(MRCLUB)创始人兼管理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