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礼来18年(7):新代表培训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6):选择礼来

1995年8月14日,我正式到礼来报到。第一天上班就是直接去参加新代表培训课程,在礼来叫IDP。培训是在皇冠假日酒店里进行。

我们一批共14位同事都是做百优解的。还有其他新同事是做抗生素的,也在同一个大房间。在我们做百优解的同学中,有个大块头,穿着深色西服,衬衫领带,大踏步地走进我们的培训教室,他是来自成都的杨兆斌。在知道他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之前,我还纳闷,从哪里来了这么一位彪悍的医药代表。没想到,当时的同学,现在已成为邻居。

江维刚刚从培训部转到市场部不久。新的培训经理还没有到岗,所以他继续作为礼来培训的负责人,欢迎了我们这一批新加入的代表。

礼来的三大价值观被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在介绍代表的基本行为准则时,尊重人,诚实正直和追求卓越被不断诠释和强调。

江维的气场再一次吸引了我。他声音并不高亢,沉稳的语气,不时地问几个问题和下面的听众进行互动。介绍公司时,娓娓道来。介绍原则时,神情甚是严肃。我在想要多少时间才有可能像他那样在讲台上收放自如。

听完了公司介绍,对礼来多了些了解。在美国中西部成立的一家制药公司,公司名字用的是创始人礼来上校的名字。1876年成立的公司是最悠久的制药公司之一。 公司致力于最新的药或是最好的药。

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有不少令人骄傲的里程碑:世界上最早治疗糖尿病的动物胰岛素和人体胰岛素,第一个大规模合成生产青霉素,第一个头孢类抗生素,第一个新型抗抑郁药SSRI。这是一张张耀眼的成绩单。

在很多年之后和医生交流时介绍有关礼来的故事不少都来自这次新员工培训。譬如礼来的总部在美国的印第安纳波利斯,有着全世界最大的一条一级方程式赛场,可以容纳四十万的观众,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支著名的NBA球队印第安纳步行者队。

在这样一个城市,礼来是当地最大的雇主。前美国总统布什曾经是礼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些信息迅速地使公司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变得具体化了。这是一家有影响力的美国公司。

礼来很早就有业务在中国,它的第一个海外的办事处就设立在上海。在解放前,老上海知道礼来大药厂出品高质量的维生素、鱼肝油、青霉素和胰岛素。

礼来和很多公司一样,在解放后退出了大陆,一直到1993年礼来重新回到了大陆。在回到中国后推出的药有口服抗生素希刻劳。

另外一个刚刚在中国推出的新药就是世界上第一个5-羟色胺重摄取抑制剂百优解。在介绍百优解时,江维踌躇满志地指点着我们刚刚入职的这些百优解代表说,你们将担负着开疆拓土的使命,把百优解做大就是你们千载难逢的职业发展好机会。

我当时并不确定职业发展意味着什么,也许对于像我刚刚加入公司的代表来说太遥远,但我对于有机会做一个新药充满了期待。我感觉我的运气真好。当然,我知道我的眼下的任务是要顺利通过IDP的考试。

礼来的销售代表,进公司后都要参加IDP。一共两个星期的培训,结束前要完成考试才算正式通过IDP,并拿到证书。再之后就是在半年的使用期要由主管评估,确认表现好,才算正式成为礼来的正式员工。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8):医药代表是一份高尚的职业

顾斌

顾斌

前礼来中国市场部负责人,糖尿病事业部副总裁,礼来动物保健总经理。2014年7月创立汇马医疗。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2017年8月17日

    […] 下一篇:我在礼来18年(7):新代表培训 […]

  2. 2017年8月17日

    […] 上一篇:我在礼来18年(7):新代表培训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